是芋还是鱼😂

无论是什么,是我爱的就会一爱到底,即使在虐依旧心甘情愿

【钤光】如梦

第一次写文,第一次发文,好慌呀,这文我写了一星期了,今天中午写完纠结到现在才打算发,一是怕自己半途而废,二是写的不好,文笔是没有的,逻辑也是混乱的,全凭对钤光的执念啊,求轻拍啊,真的真的求轻拍,顶锅盖瑟瑟发抖😂

同时,自己写了才知道难,真的要感谢一下产粮的大大们,你们都是天使
顺便求给取个名儿啊,暂时想了一个但感觉不好啊,求各位宝宝们给点意见哈

刚刚没全选,心累⊙﹏⊙

“陵儿~陵儿~”朦胧中一身浅蓝华服的青年张着手臂等待另一个人投入怀抱,模糊的视线让陵光一时无措,呆呆的站在那里,渐渐的视线清晰起来,也让他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声对着蓝衣少年边哭边笑的叫到“钤哥哥!”蓝衣青年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面上是一如往日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明明他就站在不远处可是陵光却觉得他离自己进的触手可及,却有那样的远的遥不可及,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陵光飞似的冲进来少年的怀抱。

他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陵光的手臂紧紧的攀着他,脸颊埋在他的胸口低低的说“钤哥哥,你说过会带陵儿走的,你说过永远不会离开陵儿的,为什么要丢下陵儿,陵儿一个人好怕……”越说越委屈,声音越说越小之后只剩抽泣声。陵光只觉得环着自己手臂越收越紧,似是要将他揉进身体里,蓝衣少年轻吻了下陵光的额头,将他拉开说“对不起,钤哥哥这次怕是要食言了……”

“我不!你说过的,你要带我离开这里的!”陵光一把推开他,推的他俩皆是一个踉跄。那蓝衣少年不顾自己还想要去扶他,却陵光被一下躲开。少年也站稳后就定定的看着陵光,像要将他印在脑海里,刻进心里,面上是欲言又止之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公孙钤!”见他要走,陵光朝他的背影吼道。

被这一吼,公孙钤挺住了脚步却依旧没有转身。

“公孙钤,你答应过我的,君子一诺千金,你难道忘记你的誓言了吗?!你说……”

陵光的话未说完,就被公孙温柔却有又坚定的声音打断“我记得”“公孙钤,这辈子都会陪着陵光,除非我死,否则…绝…绝不离开”话音还未落,公孙的身躯依然倒下,陵光慌忙跑过去想要接住他却被带着倒了下去。

“钤哥哥,钤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陵儿!!”带着哭腔,陵光有些慌,他觉得公孙下一刻就要消失了,此时的公孙满口是血,胸口还有一道伤口,伤口流着血,陵光想要用手捂住伤口,但这只是徒劳,“大夫,对,找大夫,陵儿带你去找大夫……”公孙的脸越来越没有血色,陵光想要拖着他走,却被他大力的抓着手臂,动了动嘴,就没了呼吸。

陵光听清了,陵光看着手上公孙的血直摇头的说着“不,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要你起来,我要你带我走,呜呜呜呜呜”“不要丢下我,陵儿一个人很害怕,呜呜呜呜”不停的摇着公孙钤的身体“不,别丢下我,别丢下我!啊!!!”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的陵光从床上做起,身上被汗浸湿,环顾四周天青色的床帐,一张桌子和几个板凳,这不是他的房间,这是哪里?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正是公孙钤,手里还端着一碗粥,看到陵光醒了赶忙放下粥坐到床边看陵光,此时的陵光吓了公孙钤一跳,满脸泪痕的呆坐在床上“陵儿你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烧还没退,难受的很?”伸手就要去摩陵光额头,却被陵光一把抓住手,有些不确定的道“钤哥哥?”

“是我,陵儿,你怎么了?”公孙一脸不知所措,刚说完陵光就扑进了公孙钤怀里,放声大哭,公孙钤吓得紧紧的抱着陵光直问,怎么了怎么了,可陵光就是不回答,公孙钤只好一遍拍着陵光,一遍哄他,“陵儿乖,不哭了,要是难受你就打我或者咬我都行,哎呀呀,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哦,就做不了最美的小新郎了哦”,听到这里陵光一怔,起身询问“小新郎?”

“怎么?陵儿不愿和我成亲吗?也是,如今公孙家已是今非昔比……”公孙钤假装黯然神伤的,说着就要起身离开,等陵光反应过来公孙钤已经离开床边,陵光急急的要去拉住他,连鞋也没穿就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公孙钤的腰,“别走,我愿意的,除了你我谁也不嫁!陵光此生只会嫁给公孙钤,所以别丢下我”公孙钤听了这话怔了怔,本是逗他的话却想到陵光当了真,立刻转身拥着陵光说“我哪里舍得丢下你,也丢不下你,你早就长在这里,根深蒂固了”轻抓着陵光微凉的手贴近胸口,公孙钤的胸口很烫,烫的陵光想缩回手却被一双大手按住,此时低沉温柔的声音又响起“但是,陵儿,如今的我真的给不了你原来的生活,没有珍馐美味,没有绫罗绸缎,你会跟着我吃苦的,甚至都不能给你一场像样的婚礼,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陵光松开公孙钤很严肃的问道“公孙钤,我好看吗?”陵光极少喊他的名字,如此郑重的更是少,公孙钤有些懵,但是依然如实的回答“美”

“那如果我要是变老变丑了你会不要我吗?”陵光继续问道。

“不会,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依然都是我的陵儿,公孙钤绝对不会丢下陵儿的”公孙钤很坚定的说,表情也严肃起来。

陵光看着他的样子倒是笑了起来“那不就结了,你都不会因为外貌而丢下我,陵光又怎会因为那些身外之物而松开你呢?至于婚礼蛮,有没有都一样啊,只要是你,怎么样都好,所以呀,你要好好照顾我知道没?本公子可是牺牲很大的!”

陵光真的很美,笑起来的时候更美,此时的他真如他的名字一般,骄傲的像只小朱雀。公孙钤一只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说“是~我的小朱雀” 迷失在他的笑容里,等公孙钤回过神来才发现他的小朱雀光着脚踩在地上,立刻将他打横抱了起来,塞进被窝里,“都怪我,你发热还没好呢,还让你就这样站在地上”说着大手伸进被子里抱住陵光的小脚丫,触手冰凉公孙钤一脸自责,抱着被子的陵光倒是不以为然只觉得这双手很温暖,唔,好像还有有点烫,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陵光问“钤哥哥,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公孙钤捂的差不多了就收回了手,陵光却有些舍不得这温度了,公孙钤给陵光盖好被子说“陵儿不记得了吗?为了我,你已经回不去陵府了,而我只剩了这一处房子,原本是打算先在这里安顿一下再做打算,谁料你却突然发起热来,还一直说胡话,我真的很怕你就这么离开我,好在喝了大夫的药好多了,怕你醒了会饿,还给你熬了粥…”话音刚落才发现桌上的粥早已凉透了,“锅上还有,我去给你端碗热的”急匆匆的就冲出门去了。陵光有些出神的看着桌上凉透的粥,想着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公孙钤虽然面色如常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觉得有问题呢?这一切好不真实,父亲会如此轻易的放自己走吗?不一会儿公孙钤端着热粥进来了,看着公孙钤小心翼翼的喂着自己,陵光觉得,这样也挺好,想那么多干嘛,只要身边这个人是他就好啊,想着想着陵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引的公孙钤疑惑的望着他,陵光赶紧道“我吃不下了”

“那我去把药端来,你喝了再休息休息吧”

“怎么还有啊,我不想喝”陵光扁扁嘴说着。

“最后一副了,而且良药苦口,喝了药病才会好啊”公孙钤不赞同的说。

“可是药真的很苦啊,陵儿不想喝苦的,除非……”依旧是不情不愿,环膝抱着被子脸却转向另一边不看他。

“除非什么?”见陵光还不肯说,只好无奈的笑道“都听你的,只要你肯喝药”

“真的?”陵光笑的像只小狐狸,可惜是在公孙钤看不到的地方,一本正经的转过头来说“你这是你说的哦~君子一言!”

“当然,再说我何时骗过你?”

“好,除非药不苦我就喝”

过了一会儿,公孙钤将药端来,陵光看着他将药晾温,一直盯着他看,想着他咋这么好看咧?见公孙钤舀了一勺汤药送到自己嘴边,陵光躲了过去,“说好的君子一言呢?!这样药就不苦啦,我不信,你喝给我看!”公孙钤无奈只好应陵光说的,喝了一口‘唔,真苦~’嘴里面漫着苦涩,面上却没什么反应。

“我喝了,你也该喝了吧,不怎么苦的”

陵光提这个要求无非就是不想喝药,可看情况依旧躲不过,就拉着他袖子软软的,还带着点小委屈的说“我不,明明就是苦的,钤哥哥~陵儿已经好了,也不发热了,你摸摸,真的已经好了,别让陵儿喝药了好不好?”

“不行!乖,听话,把药喝了。也就这最后一副了,喝完这副就不用再喝了”公孙钤很严肃的拒绝了。

“不喝,不喝,不喝!你骗人,药都是苦的,你喂我我也不喝!”陵光见他毫不退让,也耍起小性子来,抱着被子躲到角落里面靠着墙不理公孙钤。

见陵光不理他,公孙钤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不苦了,你就肯喝了?”

还在闹别扭的陵光哼了一声没理他,谁知脸颊被一双大手温柔的捧起,是公孙钤,他满脸笑意眼神温柔的看着陵光,看的陵光只想躲,公孙钤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慢慢的靠近陵光,陵光又躲不开,只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唔”双唇想贴,一股苦味流入口中,慢慢滑进嗓子里,将药咽下去之后,公孙钤就舍不得撤了回来,还想加深这个吻,却被脸红透的陵光一把推开,只得退开笑着问“怎么样?还苦吗?”

“坏人~乘人不备就偷袭!出去啦,给我打水,我要洗澡!”推着他手臂让他离开,二话不说把被子一蒙就成了个团子,不管公孙钤怎么戳这团子就是不冒头。躲在被子里的陵光抚着嘴唇回想刚刚那一吻,心跳的还是好快,好像真的不苦咧,还带了点公孙钤的味道,越想脸越烫,只好拍拍自己的脸等着水来。

将水打好公孙钤说了一句有事叫他就飞快的逃出去了,陵光觉得莫名其妙“跑啥?”也不管那么多了,脱了衣服滑入水中,全身入水的那一刻立刻觉得身体轻松了,泡着澡,陵光胡思乱想起来,一会儿笑一会儿生气的,又想起公孙钤的之前的反应,“他该不会是…真是个呆子,什么嘛!亲都亲过了!”突然之间眼珠子滴溜一转,“嘿嘿~”

陵光在洗澡公孙钤不好进去,虽然他们早已认定彼此,但是没成亲前就不能越线,但是屋里花花的水声听起来真是一种折磨,只好一边劈柴一边默念“非礼勿视~”不久,水声停了,公孙钤送了一口气,可是陵光却一直没出来,有些担心就是拍了拍房门问“陵儿?”结果只有一声“哎呦”作为回应,心急之下推门而入,就见陵光倒在浴桶边,揉着脚踝,要哭不哭的样子公孙钤赶紧去扶他,“陵儿你怎么样了?”

“疼╯▂╰”

“我帮你揉揉好不好?我扶你去床上”

“可是,我起不来了…”

“那,那,那我抱,抱你去吧”陵光才沐浴过身上香香的,和陵光靠的越近,公孙钤越紧张,一把打横抱起陵光不费吹灰之力,陵光乖乖的被公孙钤抱着,手环上他的脖子,床是到了,可惜陵光不撒手了,弄的公孙钤紧张的不得了,想让陵光松手,陵光却不依不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些水汽“钤哥哥,陵儿痛,你能给陵儿揉揉吗?”说着拉着公孙钤的手慢慢放到脚踝上,刚碰到细白的肌肤时,如触电一般弹开,红着脸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

“哈哈哈哈,钤哥哥真可爱~哈哈哈哈”陵光在床上笑得直打滚,等渐渐平复心情后整理好自己打算出去看看,许是在房间里带的太久了,虽是午后但见到阳光还有些刺眼,适应了一下打量了四周,没有高高的墙,没有曲折的小道,没有一扇又一扇的门,没有走来走去的仆人,只有明媚的阳光,一扇木门,一圈篱笆,一群小鸡,,还有一个在喂鸡的人,陵光安静的看着公孙钤喂鸡,公孙钤感受到专注的目光,转过头来见是陵光朝他温柔一笑,两个人就各自站在那里也不动,陵光想着‘嗯,还是个能与他相伴一生的人……’

陵光再次觉得很不真实,公孙钤的笑让他心慌,感觉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他眼前,所以他扑过去抱住了他“钤哥哥,我们成亲吧!就今天!”公孙钤一时没有回答,陵光有些着急“你答应过我的!”

“可是……”

“没有可是,就今天!”公孙钤不知道陵光为何突然心急,但是他却能感受到陵光的不安,抱紧他说“好!”

晚上,公孙钤拉着陵光就在院子里拜了天地,然后给了一枚刻着“钤”字的印章,“收了印章你就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公孙家每个孩子都要自己刻一枚带有自己名字的印章,只能给心爱之人,一生只刻一枚”

陵光握紧印章定定的看着公孙钤“给了我就是我的了,我才不会反悔!”

“陵儿真的很抱歉不能给你一场像样的婚礼但是公孙钤对月起誓,此生绝不负陵光,生死不弃,永不相离”纳陵光入怀,轻吻他的的额头。

在他怀里的陵光也重复道“生死不弃,永不相离”

没有喜堂,没有喜服,没有亲朋,没有礼乐,只有月光下相拥的有情人,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这一夜的公孙钤极尽温柔,陵光被幸福所填满只觉得快要溺死在他的温柔里,虽然有些累,但陵光不想这么快睡过去,一只手去摸公孙钤的脸立刻就被一只大手抱住放在唇边吻了吻,趴在他的胸口陵光笑了笑觉得十分的安心,渐渐的困意袭来,模糊中感觉有一个人抱紧了自己说了一声“对不起”一阵心悸,陵光醒了过来。

陵光睁开眼睛,抬眼便是紫色的帐幔,他知道,药效又过了,坐起身来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事物,却又觉得陌生,走出门,用手挡住有些刺眼的阳光,高高的院墙,曲折的小道,对自己请安的仆人,为什么阳光照在身上一点都不暖呢?是了,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公孙钤,心空了就连阳光都是冷的……

‘呵呵,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公孙钤才不会熬粥,公孙钤才不敢抱着自己,公孙钤才不敢带自己走,公孙钤就是一个呆子,一个死守礼节的呆子,一个到死都不敢带自己走的呆子,一个为了自己牺牲一切的呆子’,回想起之前种种原来陵光还是不能接收,可是不能接收又怎么样,眼泪早已流干了。踱步到密室里,陵光依恋的看着水晶棺里的公孙钤,还是一身蓝衣,还是他最熟悉的面容,可是触手却一点温度都没有,“三年了,陵光早已不是原来的陵光了,可你、却还是原来的那个你,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所以我留下了你,你会怪我吗?留下你,可到今天才敢来看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陵光要来找你了,钤哥哥,陵儿要来找你了,你会在那等着陵儿吗?”拿出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喜服,陵光换上也躺进水晶棺中,吞下药丸闭眼贴近公孙钤的胸口,“钤哥哥,陵儿说过的只会嫁给你一人,陵儿来找你了……”

合上话本,陵光有些郁郁,之后的一些也没心思再看,站在窗前看着满院子的蔷薇也不知在想什么,这时公孙钤走进来,为陵光披了件披风,从背后环着他,手覆在他圆滚滚的肚子上问“我回来了,怎么站在窗口,小心着凉?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是不是小家伙闹你了?”

陵光原本有些出神,感觉有人环着他想挣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知道是公孙钤才安心下来,但是没有回答公孙钤而是反问道“你会离开我吗?”

“嗯?陵儿在说什么,我怎么会离开你?”

“真的吗?”

“当然了,铭儿和翎儿都五岁了,再说你这肚子还有一个呢”

“哼,原来只是为了孩子!”陵光有些气闷“是呀是呀,你公孙公子才高八斗,年轻有为,可是这天璇城里的风流人物呢,多少公子小姐想嫁你呀,哪里还会在乎我!”说着,拍开他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公孙钤十分无奈,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呀,赶紧又拉人入怀里哄道“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呀,我不会离开自然是因为我的陵儿是世间最好的呀”陵光还在生气呢可听了也不再极力挣扎,不想理他,公孙钤见状一双大手慢慢摩挲这陵光圆滚滚的肚子,头贴近陵光的耳边说“嗯,好香啊~我的陵儿哪里都好,是这世间一等一之人,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温热的气息使得陵光原本就比较高的体温又升高了点,低低的道“油嘴滑舌!”

结果一把被抱起送到床上,吓得陵光赶紧环着他的脖子说“小心孩子!”

“怎么,夫人不想吗?为夫可想死你了~”

怎么会不想,公孙钤因为生意出去了一月,陵光天天盼着他回来,如今总算是回来了“那你轻点~”得到首肯,公孙钤自然是毫不客气了,欲海沉浮中的陵光早已将之前的郁闷抛诸脑后,有他在就很安心。

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只要是你怎样都好,对陵光来说是,对公孙钤来说也是,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熟睡的两人身上,显得温馨和幸福……

--------------------------------

其实,这原来只是一个小片段,谁知道最后写成这样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是个啥了😂😂😂
我原来是打算让陵光病娇的啊😂😂😂😂